首页 / 房产 / 吴琼海质疑其企业纠纷强制清算案存在多处违规

吴琼海质疑其企业纠纷强制清算案存在多处违规

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行星公司)的创始人吴琼海近日向媒体反映,由湖北行星公司主要股东吴俊峰创建的湖北科峰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科峰公司)在其成立后变相掏空湖北行星公司资产,并向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黄冈中院)申请强制清算,导致湖北行星公司被清算破产,其清算程序和过程让吴琼海疑窦丛生,指出多处违规操作的问题。

 

吴俊峰利用大股东赋予的信任另起炉灶并大肆侵吞资产

2010年,为支持湖北行星公司做大做强,黄冈市委市政府决定按照招商政策新增200亩工业地块用于行星公司发展。此时的吴俊峰公然违背公司法有关竞业限制的规定,在其他股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湖北科峰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峰公司),经营范围、客户与湖北行星公司完全相同,并对外宣称科峰公司是湖北行星公司的新公司、全资子公司。

2012年间,吴俊峰以湖北行星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名义将湖北行星公司的200亩工业用地腾挪登记到科峰公司名下,成为黄冈市黄州区中粮大道9号科峰公司的经营用地。而土地款3700多万元从湖北行星公司财务支付,政府的用地返还款2400多万元却又给了科峰公司,仅此一项,科峰公司就套取湖北行星公司资产6000多万元。

吴俊峰还将大量本属于湖北行星公司的资金存入其个人银行账户;将原本属于湖北行星公司的科研人员与技术秘密,如研发人员胡文波、易明珠、张慧明、陈芳、董松、胡群飞等人在湖北行星公司工作期间研发的技术、发明专利偷偷登记在吴俊峰控制的苏州科峰英诺传动技术有限公司名下;将湖北行星公司的客户信息,如苏州德亚,镇江建邦、镇江宏宇及镇江周边非开挖顶管机客户群转移到苏州科峰,仅苏州地区客户资源就高达147家。

据吴琼海透露,苏州科峰英诺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所盗走的技术秘密和客户信息系他20年来经营累积而成的。目前湖北行星公司每年按此技术生产的产品销售额在2亿元以上。该技术秘密和客户信息被盗走,将直接影响湖北行星公司的生产经营,以至于在市场中失去竞争力,年损失超8000万元,甚至直接导致湖北行星公司直接倒闭。吴琼海这时才通过查阅公司财务及相关资料后才得知吴俊峰的上述行为,多次交涉无果,竟然还遭到人身威胁。

吴琼海说:“在我多次向公检法控告后,吴俊峰为了掩饰其非法侵占湖北行星公司的财产行为,使其财产合法化,在2020年5月25日,向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湖北行星公司进行强制清算。2021年4月,吴俊峰编造出一份2016年1月5日签订的《委托开发协议》,协议双方分别为吴俊峰和吴俊峰的妻子裴泽云,该协议明显违反:《民法典》第8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该合同属无效合同,却明确了吴俊峰职务侵占的事实。”

 

黄冈中院受理“行星”强制清算案后疑出现多处违规

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6月11日裁定受理湖北行星公司强制清算一案,并于7月23日作出(2020)鄂11民算1号决定书,指定黄冈乾顺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联合申报机构)为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清算组。然而清算组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故意拖延、拒绝履行清算义务,因过失导致无法进行清算。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6条的规定,人民法院组织清算的,清算组应当自成立之日起六个月内清算完毕。清算组2020年7月成立,16个月过去了,严重超审限的清算案件没有结果。直到2021年11月1日18点,股东吴琼海和唐飞才收到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所2020年8月30日出具的黄公正审字[2020]110号《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帐面资产负债情况的审计报告》、2021年5月21日出具的[2021]049号《关于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个人卡上的行星公司资金的审核报告》、2021年6月12日出具的[2020]056号《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资产负债期中审计报告》和2021年10月31日出具的《湖北行星传动设备有限公司强制清算案清算报告》(初稿)。根据[2020]056号的记叙,[2020]056号是对[2021]050号审计报告的延续审计。但是,吴琼海和唐飞至今未收到清算组(黄冈公正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提交的050号审计报告。整个清算及清算中的审计均没有真实性和完整性。吴琼海针对黄冈中院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十点质疑:

一、指定清算组让不具备清算资质的黄冈乾顺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处置湖北行星公司的资产。黄冈乾顺公司不是中介机构,是普通的商业公司,不具备司法清算资质。

二、清算组的成员(人)数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为单数的议事机制。指定清算组不符合最高人民发院的相关规定:公司股东或者高管可以是清算组成员;清算组成员的数量不符合(单数);程序不合法(是组成,不是指定)。

三、公司的财产处理权是由公司股东会决定的,在未召开股东会的情况下,法院无权决定由清算组处理公司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黄冈中院在未经过股东会、未宣布公司解散、未执行送达程序的前提下,在清算程序中决定由清算组变卖公司的全部经营性资产,使公司丧失了实际经营能力,强制被破产,属于程序违法。

四、对湖北行星公司全部经营性资产进行拍卖,除土地外,全部被湖北科峰公司买走,使湖北行星公司完全丧失了经营能力,并造成准允价值损失近100亿元。

五、2021年11月15日黄冈中院民事裁定书(2020)鄂11民算1号之四中所依据的审计报告中多处互相矛盾,但法院拒绝接受股东的任何意见,对股东吴琼海提起的多起诉讼也直接裁定为不予受理。

多份黄冈中院裁定文书,黄冈中院没有依法送达给股东吴琼海和唐飞,清算组的审计文档至今没有提交给股东过目但公司资产已经被全部转移。2020年7月23日,黄冈中院指定清算组决定书(2020)鄂11民算1号,至今没有送达给股东吴琼海和唐飞。黄冈中院(2020)鄂11民算1号之二、(2020)鄂11民算1号之三,两份裁定至今没有送达给股东吴琼海和唐飞。2021年11月15日黄冈中院民事裁定书(2020)鄂11民算1号之四中所依据的第50号审计报告,股东吴琼海和唐飞至今都没有见到过。

七、清算未能依法撤回。吴琼海曾多次向黄冈市中院申请撤销强制清算,被法院直接驳回。按照《公司法》第74条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第八条关于强制清算申请的撤回中第18项撤回清算的规定撤回清算。特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终止(2020)鄂11民算1号清算案,但被黄冈中院饶桂芳法官直接回复不可能。

八、本案存在应当回避而没有回避的违法情形。担任黄冈中院审管办主任的饶桂芳与黄冈市政协有密切的工作关系,在黄冈政协常委吴俊峰提起的行星公司清算案中有主动回避的问题。申请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饶桂芳对(2020)卾11民算1号案进行回避被驳回。2021年7月30日12时,在湖北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二庭,庭审还没有结束,被告的高管杨剑在法庭上当着法庭工作人员和众多律师面,捏造事实,公然侮辱、诽谤损害自诉人,并叫嚣威胁自诉人。自诉人感到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申请回避被驳回。

九、吴俊峰故意销毁或者藏匿了2012年至2015年湖北行星公司的财务凭证。完整、真实的财会凭证是清算的主要依据。而吴俊峰故意隐藏、毁损多年重要的财务资料,在清算所依据的财务资料严重不全的情况下出具清算报告并被法院确认,这样的司法清算与保护强盗没有区别。

十、黄冈中院利用清算案件不可申诉、不可上诉的属性,直接将湖北行星公司破产拍卖。

总之,清算组资质不适格,导致法院主导下的司法清算的程序不合法,清算结果失去了真实性和公正性。根据《民法典》《公司法》和《企业破产法》的有关规定,清算案件和破产案件分别由股东会决议、债权人会议决议来决定公司的重组及财产分配等重大事项。清算组明知公司的控制人吴俊峰巨额占款拒不归还的情况下,不顾股东吴琼海和唐飞的反对仍然强制拍卖。导致清算的结果不公平,不公正。

据了解,吴琼海是德籍华人企业家,德国大使馆也高度重视此案的进展,曾多次询问有关单位和部门。吴琼海透露,因为吴俊峰是当地政协常委,经常到法院调研和指导工作,而且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他在黄冈市乃至武汉市甚至湖北省官场上都有很深厚的人脉,一般人还真不容易搬动他。

近期有多家媒体前往黄冈中院核实情况,并得到相关部门的积极回应:关于吴琼海一案涉及黄冈中院涉及的清算组成员不合规、清算结果大幅缩水等问题后,黄冈中院领导非常重视,也非常感谢媒体的舆论监督。黄冈中院已于清明节前成立工作组专门开会研究,并将结果以书面报告的到形式转给了湖北省高院宣传处、黄冈市政法委、黄冈市委宣传部和网信办。如需黄冈中院向媒体提供书面报告,则需要向上述部门请示并同意后方可提供。(吴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观望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quanpt.com/news/21330.html

观望者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70403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不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