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石桥市民政镁矿人为塌陷事故因何缘故6年未获赔偿

大石桥市民政镁矿人为塌陷事故因何缘故6年未获赔偿

“安全生产”成为今年已闭幕的全国两会热议话题。由残疾职工组成的辽宁营口大石桥市民政镁矿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以简称民政镁矿)法人代表王敬礼,日前再次向中央多家媒体和有关部门递交材料,反映该矿被邻矿违法越界盗采造成煤矿塌陷6年,期间,尽管媒体多次报道在当地引起很大影响,但相关部门依旧选择性无视,相互扯皮推责,连应召开各方参加的事故处理听证会都从未开过,只有责任部门延续编造文件内容回应上级追问。

据悉,中共党员王敬礼,一位连任五届的市人大代表,时下已变卖房产发放残疾工人生活费,淘空所有积蓄举债度日,几近倾家荡产。更有甚者,2022年3月10日,该矿因塌陷瘫痪无法延续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近日上了“取消采矿权”名单,致使一个残疾人企业彻底陷入绝境。

辽宁营口市、大石桥市有关责任部门,面对七旬老人王敬礼奔走呼喊,选择间歇性失忆或无视。民政镁矿人为塌陷事故,新旧市府领导谁也不愿“新官去管旧事”,只等时间流动矿难灯熄烟灭,或者任上三两年后交由下一任解决。如今王敬礼已被折磨得几近崩溃,陷入迷惘……

塌陷事故后,时任省委书记李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营口市委有责必追,认定塌陷事故责任。大石桥市委领导也曾发文督办此事。追责6年,民政镁矿停产6年。时至今日,竟再无人过问,所有上级复转信函都被有关部门虚报内容、掩盖真相糊弄过去。而肇事企业法人却成为市府推荐学习的“企业明星”,官员股东得以频频升迁。事故发生后,王敬礼和残疾职工等了一年又一年,期待该事故能依法得到公平、公正解决。然而,结果等来的却是失望、无助、不解。

王敬礼强烈呼吁:中央和省市有关部门依据法规予以重新调查解决,对事故责任方予以查处,对被害方予以赔偿;办理生产许可证,恢复开采权;对涉嫌不作为、滥作为的职能部门予以行政追责,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和稳定,维护政府的公信力,维护党在民众中的威望。

事故发生后媒体对该塌陷事故持续予以关注

天降横祸,灾难瞬间来临

2016年7月23日,一声巨响,民政镁矿厂区地面突然塌陷了。现场状况惨不忍睹:工人宿舍、车辆、变电所、维修车间、机械设备、生产车间以及库房内价值数百万元的生产物资等被深深埋进近百米塌陷坑里,只有电杆露出瓷瓶。所幸残疾工人已经下班,值班工人不在生产车间,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故发生后,辽宁省工程勘探设计院现场验勘,“7.23民政镁矿地面坍塌事故”塌陷区面积为4313.5平米,采空区面积为8850平方米,采空塌陷隐患区面积14540平方米。事故造成民政镁矿矿区大面积塌陷、断裂、损毁深度达150多米,民政镁矿变成一片废墟,导致全面停工停产。

塌陷事故发生后,当地有关部门进行了调查。2016年9月14日,大石桥市国土资源局《关于大石桥市民政镁矿耐材有限公司场区塌陷相关情况的报告》认定:“根据辽宁省第五地质大队勘察报告及矿山储量年度报告及调查情况看,地面塌陷区域与大石桥平二房永宏菱镁矿业有限公司越界开采形成的采空区部分重合,可以初步认定造成地面塌陷的原因是大石桥市平二房永宏菱镁矿业有限公司(法人韩全)部分越界开采形成采空区后,在其他外力几方面共同作用下引发的。”这里所说的外力,事实上也是韩全菱镁矿业、韩全耐火厂为扩大厂区面积,移山填沟,将几千万吨土石毛傾倒在采空区的地面上,重力之下加速采空区大面积塌陷。

2018年4月13日,大石桥市国土资源局《关于大石桥市民政镁矿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塌陷等问题阶段性调查情况的报告》认定:“依据辽宁工程勘察设计院出具的《大石桥市官屯镇民政镁矿耐火材料厂及周边开采现状图》认定,大石桥市民政镁矿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地面塌陷区域与整合前的大石桥市平二房永宏菱镁矿业有限公司矿区有部分重合,与越界开采形成的巷道部分重合。”根据上述政府报告及勘察文件,“7.23民政镁矿地面塌陷事故”是永宏菱镁矿、韩全菱镁矿业、韩全耐火厂的法人韩某组织人员非法越界开采直接造成的。

“7.23民政镁矿地面塌陷事故”现场照片

王敬礼:肇事方应被追究法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超越许可证规定的矿区范围或者开采范围采矿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采矿罪,根据该《解释》第三条规定“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或者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在十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为情节严重,应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四十条规定,“超越批准的矿区范围采矿的,责令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赔偿损失,没收越界开采的矿产品和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拒不退回本矿区范围内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吊销采矿许可证,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对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矿山安全生产工作的紧急通知》强调:“对每一起生产安全事故,要按照‘四不放过’原则,尽快查明事故性质和原因,依法严肃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要依法严厉打击瞒报谎报事故行为,严肃查处事故背后的失职渎职行为”。

然而,庄严的《矿产法》在大石桥市已成一纸空文,并未被重视和有效执行。在处理事故过程中,职能部门偏坦肇事方,并合谋创制出虚假内容应付各方问询。风头过后,便束之高阁,再无下文。

王敬礼说,塌陷事故造成民政镁矿损失上亿元,韩某为临矿永宏镁矿、韩全菱镁矿业、韩全耐火厂的法定代表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应被追究刑事责任。但韩某非未被追责,反而却成为市府扶植的“明星企业”,10余年间资产爆棚式增长已多达数十亿元。韩某涉嫌参与的多起伤人案,也在“明星”的光环里渐渐隐去。谁洗白了“问题”企业,不言自明。

对塌陷区至今未采取施救措施,责任部门却一次次上报“问题都解决了”

据王敬礼反映,民政镁矿发生塌陷事故以来,省委书记批示调查、市委书记批示督办,都因为职能部门负责人的调动工作,而不去采取施救措施,采取拖延、推责、包庇等不负责任态度,无视残疾工人一次次上访。信访局、国士资源局负责人就公开称“爱上哪告上哪告,所有问题还要回到本地解决”。这样就陷入死循环:塌陷6年民镁矿不能恢复生产,又可找出合理原因致使民政镁矿从此不再生产。2022年3月I0日,假借矿山整顿之手,致其绝境:“注销采矿权”。从源头切断上访理由。公众要问:人为塌陷事故不去解决,怎么延续办理开采证?取消开采权,是为肇事者消除矿难痕迹,还是变本推责?

营口市委督查室2017年6月向大石桥市委市政府发出的《领导重要批示督办通知》

尽管辽宁省市领导批示督办过此事故,民政镁矿残疾职工无数次呼吁解决就业问题,王敬礼多次要求重起调查,绳之以法肇事方,却因强大的阻力而停搁6年无人担责,也没有任何解决的迹象。而肇事者依旧逍遥法外,成倍增长矿业红利。而涉及的官员股东却屡屡升迁,不曾受到任何处分。

王敬礼说,2022年3月初,大石桥市信访局给了王敬礼一份对2021年6月国家信访局信函对此塌陷事故“调查半年后”的答复内容,依旧是与自然资源局合谋自编自演的“统一口径”,意在继续掩盖“民政镁矿塌陷真相”,为拒绝合理解决问题寻找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借口,让事故在不去解决的路上走下去。

“人在做,天在看”。公众要问:被越界盗采至民政镁矿塌陷6年的问题解决了吗?为什么不去解决?为什么撒谎说解决了?公众等待一个负责的、实事求是的交待。

司法人士指出,在全面实施依法治国的当下,特别是举国上下喜迎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的今天,此塌陷事故在省市领导关注、批示下,至今仍不去解决,令人深思。此事件应引起有关部门关注,依法依规尽速彻查公正解决,以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特别是维护残疾职工企业的合法权益,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政府的公信力,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健康发展。(李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观望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quanpt.com/news/21325.html

观望者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7040300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不休息
返回顶部